岚瑟文学
繁体版

第1430章 武王陨(完本倒数第二天)(1/1)

    “方平,开启源地!”
    武王再次暴喝!
    开启源地,成全方平,诛杀天帝!
    泪水,模糊了眼睛。
    方平泪流满面,他不想,他不愿,他不甘心,可他……只能接受!
    天帝,比预期的更强,更难杀!
    他和三皇合一的怪人联手,依旧无法击杀天帝,这么下去,他源地崩溃之后,三皇被裂缝吞噬,这天下,再也没人可以杀天帝了。
    也许,阳神可以。
    可此刻的阳神,还在和种子纠缠。
    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杀不了天帝,他不甘心,人族不甘心!
    “方平!”
    方平哭泣着,这一刻的他,不是魔王,他舍不得,真的舍不得。
    武王,代表着人族,代表着人族的希望,代表着那死去的数十万强者。
    此刻,他要融道源地,方平不想,哪怕知道,这样不对,不该拖延时间,可他真的不想。
    “方平!”
    暴喝声再起!
    方平哭泣着,缓缓呈现出脑核,开启了一道门户,看向张涛,这一刻的他,真的如同孩童,泪水模糊了双眼,方平看着他,“老张,我怕……我怕我成为下一个天帝,你不在,我怕!”
    “我才21岁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
    武王怒骂,“这时候了,你还装十三!”
    方平龇牙笑着,笑的泪水止不住。
    “我真的怕……你不监督我,我怕我……真的成了魔!”
    “不怕!”
    张涛上前,抱住了方平,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,笑哈哈道:“不怕,怕什么,你是方平,你是人王,记住了!你是人族唯一的希望,你是人族付出无数人性命缔造的人王……”
    “我曾说过,我们的道,来源于人族,当你不再是人族的时候,你的道,会崩溃的,你这小子,别想当魔头!”
    “乖,不怕了!”
    老张摸着方平的脑袋,眼中露出一抹痛惜。
    是啊,他怕。
    他才21岁!
    征战三年多,杀戮,战争,战斗,阴谋诡计……
    他什么都不怕!
    因为,他的身后有人,很多人。
    可现在,好多人死了。
    战王死了,蒋昊死了,李振死了,南云月死了,陈耀祖死了……
    太多太多的人死了!
    魔武,十不存一!
    李长生走了,他,张涛,方平的领路人之一,今日也要走了,丢下了这个孩子,杀了天帝之后,他能不怕吗?
    应该怕!
    孤独,寂寞,悲伤……
    活着,真的痛苦啊!
    拍了拍方平的脑袋,老张笑容满面,“小子,好好干!不怕,爷爷在看着你……”
    那边,镇天王无奈,轻叹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这小子……”
    还占他便宜呢!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要是还没死,照顾一二……”
    老王看着他,笑道:“他太年轻了,年轻的让我不放心就这么走,可我真的要走了,你要是没死,照顾他一下,他这混小子,嘴上不怂,心里怂的不行!”
    “他恨不得一个人不死,就杀了天帝,可怎么可能嘛!”
    “他背地里恨不得天天喊我爷爷,见面非要和我作对,这是缺爱啊,生怕我不关注他,这小混蛋,太幼稚了,我真不放心他……”
    是真不放心!
    太年轻了啊!
    随着自己征战三界,杀戮无边,他几年没睡了吧?
    是不敢睡吗?
    是怕做噩梦吗?
    没人开导他,也没时间去开导他,连军人都有战后综合征,何况方平这个三界刽子手,他担心,太担心了!
    担心这一战之后,方平没死,会变坏的。
    他担心,担心几万年后,三界再起诛方平的风云!
    他是英雄啊!
    三界的大英雄!
    可张涛怕啊,他眼中含着泪,看着镇天王,看着他,你不死,记得照顾好他,他很脆弱的。
    镇天王也是眼中含泪,点头。
    会的!
    今日,他的老兄弟们也走的差不多了,他李家的后裔,也走的差不多了,孤独,也伴随着他。
    自己,真的能活吗?
    看着那边的天帝,镇天王心中苦涩,融合了张涛之后的方平,能杀天帝吗?
    他不知道!
    希望……可以吧!
    三皇合一,也只是困住了天帝,方平能不能诛杀天帝,他也没把握。
    “小子,走了!”
    张涛拍了拍方平的脑袋,打的有些手疼,干笑一声,无奈道:“你爷爷我……想揍你都难了……走了……”
    有不舍,太多不舍。
    有不安,太多不安。
    看向下方的三界,张涛笑了一声,轻声道:“若有来世……我再娶你……”
    这辈子,不行了!
    我是武王,为武而生,为人族而生!
    爱情……太奢侈了!
    “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……”
    老张摇晃着脑袋,念着诗,带着笑,再也看不到你们了。
    我很遗憾!
    我也很抱歉!
    这盛世,我看不到最后了,我只希望,这盛世,能永存!
    抱歉,我当了懦夫,将这一切的责任,一切的难题,全都交给了方平,对不起!
    对不起……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
    念叨着,张涛泪流满面。
    对不起大家!
    对不起你们的信任,对不起方平,这重如泰山的重担,交给你了!
    我想和你战斗到最后的,可我不能,不行,也不想。
    别了,人族!
    别了,三界!
    源地之中,张涛燃烧了自己,四个胖娃娃环绕他,张涛逗弄着这些胖娃娃,看着下方的世界,看着那些虚影,笑了!
    “兄弟们,我来了!”
    下方,一道虚影腾空,走入了张涛体内。
    张涛感应了一二,笑骂一声,“不当人子!”
    这混球,天天虐待我,白瞎我担心你了!
    源地外,方平哭泣。
    “我以后,天天揍你!”
    “混账话!”
    张涛笑骂,“当个好人,别学天帝,那家伙,疯了!种子的事,我不知道怎么办,没办法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    “阳神就算还活着,大概也没兴趣争霸三界,但是要小心他,人会变的,能杀就杀了,镇天王这老鬼,不用担心,他敢说个不死,我当鬼也要掐死他!”
    “魔武还有人活着,杀了天帝,找到你妹妹他们,想退休就退休吧,这重担,交给你一人,我都替你累得慌。”
    “小子……”
    方平泪水滴落,“干嘛!”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
    张涛笑容灿烂了起来,“你来的那个世界,美不美?好不好看?”
    方平点头,“美,好看!可是……没有这里好看!没有比你更帅的老头,没有比你更好的人族领袖,你……三界最厉害的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    张涛大笑!
    笑的满足!
    听到了吗?
    我,最帅的,最厉害的!
    方平说的!
    这小混蛋,今天夸我了!
    轰隆隆!
    源地扩张,变幻,越来越大!
    老张的身影,渐渐消散。
    身旁,老王几人搀扶着方平,方平甩开了他们的搀扶,泪水被蒸干,我不哭,我一点也不伤心!
    源地,越来越稳固了。
    方平,越来越强大了!
    没有心思去看这些,没有心思去管这些,方平扭头不看老张消散的身影,他看向天帝,眼中,带着无边的恨意!
    他很少这么恨一个人,今日,真的恨!
    死了太多的人,那些可爱的人,那些可敬的人。
    张涛化道,这一次,真的触痛了方平。
    亦师亦父亦友!
    他这一路,磕磕绊绊,有走过错路的时候,有彷徨的时候,有入魔的时候……
    是他,一步步引导自己,走到了今日。
    我不成魔,只是因为这些可爱的人,可敬的人,在呵护我,在爱护我,在守护我。
    没了他们,我一定会成魔!
    今日,张涛死了。
    方平不再哭泣,张涛曾说,方平这一路,太顺利了,没有什么挫折,今日,他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,这挫折,来自于张涛。
    死了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这一刻,三界同悲。
    恸哭声响彻天地。
    武王陨!
    地球,悲伤蔓延。
    武王死了!
    这开天辟地以来,最强的人皇,最好的人皇,最可爱的人皇……死了!
    开创了这盛世的武王,死了!
    人间大地,这一刻,无数人腾空,无数人暴吼!
    “武王不灭!为人族贺!”
    武王,不会死的。
    哪怕陨落,人族永远也不会忘记,因为他的一切,都深深烙印在所有人族心中,脑海中,精神中!
    愿人族,人人如龙!
    愿人族,人人为皇!
    这就是武王!
    他这一生,都在为这个目标奋斗,为这个目标努力,他快要成功了,可惜,他看不到了。
    “为武王贺!”
    “……”
    嘶吼声再次响彻天地。
    “送武王!”
    “送武王!”
    “送武王!”
    无数人站起,仰头看天,蕴含泪水,送武王一程!
    愿他在下个世界,活的更轻松,更惬意!
    他太累了!
    ……
    源地。
    源地剧烈颤动。
    天帝忽然笑了,“我不懂新武,不懂你们……可你们……想杀我……痴人说梦!”
    他是不懂人族!
    所以,他输了。
    但是,输的只是仙源,只是源地,不是他!
    他没全部输!
    这样,就可以杀他了吗?
    做梦!
    “方平,人族想杀我,不可能的!”
    “这三个废物,以为这样就可以杀我,不可能的!”
    这一刻的天帝,恢复了正常,身上被血雾侵蚀,被裂缝切割,伤痕累累,可他依旧笑的开心。
    “也好,一切从头开始,挺好的!”
    天帝一步步挪移着,朝方平走来,陡然,看向一人……不,看向一只还在恸哭悲鸣的大猫。
    “我……还有胜算!”
    天帝笑了,笑的灿烂无比,“我还有胜算的!苍猫,这血雾,这裂缝,都是三界的污秽,源地的污秽,你可以吞噬的,来,吞噬了这一切,我来杀了方平!”
    此刻的方平,不动弹。
    因为他正在蜕变!
    又一次蜕变!
    源地的蜕变,玉骨的蜕变。
    他在强大自己,在巩固源地,然而这一刻,方平忽然口吐鲜血,一步步朝天帝走去,他不会看着天帝再对他的亲人,他的朋友下毒手!
    苍猫……
    这猫,够可怜了,他不会再看着天帝对付苍猫的!
    “你还没稳固源地,还没完成蜕变,你就要和我交手吗?”
    天帝笑了,“你是自己在找死!你以为,你可以救下苍猫吗?它……是我缔造的,是我养的!”
    “苍猫,来!”
    天帝招手,这一刻的他,被血雾和裂缝禁锢,伤势越来越重,这对他接下来和方平交手不利。
    源地中,裂缝越来越多了。
    仙源被破,他没办法再去补充了。
    不过他还有希望,苍猫!
    这可是源地的垃圾桶,所有的垃圾,都可以倾倒进苍猫体内,虽然这次太多太多,可能会撑爆了这猫,可只要片刻,他就可以趁方平蜕变没完成,击杀方平!
    至于之后的事,之后再说!
    “喵呜!”
    苍猫凄厉叫唤,朝他伸出锐利的爪子!
    “这样没用的!”
    天帝笑道:“你是我养的,我若是无法控制你,岂不是真的废物……来!”
    这一刻,苍猫身上,浮现出一道道花纹,如同绳索,锁住了苍猫,一步步拖拉着苍猫朝他前行。
    “汪!”
    一声狗吠响起,天狗一口朝天帝咬去!
    天帝冷笑一声,“你这废物东西,白养你了!”
    哪怕被禁锢,他也不是天狗可以匹敌的。
    一拳轰出!
    轰隆!
    天狗肉身炸裂,镇天王几人迅速杀过去阻拦,苍猫……苍猫可以吞噬这些血雾,吞噬这些裂缝,让天帝摆脱控制!
    而方平,这时候源地还在扩充,还在强化他自己,他一时半会恐怕完成不了。
    众人都看到了危机!
    不能让天帝摆脱三强制造的禁锢!
    否则,麻烦大了。
    一位位强者,奋不顾身,朝天帝杀去,方平也一步步朝那边走去,口中溢血,走向天帝,走向苍猫!
    苍猫毛发竖起,爪子抓破了虚空,拖拽出一道道火光!
    爪子断裂,血流如注。
    可苍猫知道,它不能靠近天帝,否则,它会吸收那些东西,让这个坏人脱困的!
    “喵呜!”
    苍猫凄厉惨叫,浑身的毛发被那绳索勒的脱落,肥胖的肉身,被绳索勒的血肉横飞。
    可苍猫死死抓着虚空,爪子断裂也不愿意往前走一步。
    天帝轰击众人,笑容满面,“苍猫,你还是自己过来,少受一些痛苦,我原本不想这么暴力的,可你要配合我!”
    轰!
    龙变被他一拳打爆了肉身,天狗残破的身躯再次杀来,天帝又是一拳,打爆了天狗。
    镇天王一拳又一拳地轰击,可被血雾阻挡,反而有些顾忌,被天帝打的不断倒退。
    禁锢我?
    封印我?
    天帝笑的灿烂,穹这几人,想的太简单了!
    我若是那么容易死,这三界,早就换了天地了!
    阳神,早些年就打死我了。
    “苍猫……”
    “师父!”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一道身影浮现在苍猫面前,天辰!
    是的,天辰!
    这一刻,源地残破,天辰居然走了进来。
    众人发现了他,不过没人阻拦,此刻的天辰,实力并不强大。
    天辰看着天帝,看着他狰狞的笑容,有些悲伤,“师父,放过苍猫吧,师父……三界已经变了,不再是上古的三界了,师父……”
    天帝淡淡道:“你也要叛我?也好,叛就叛吧!灵那个贱人,为师信任她三万年,她居然叛我,你叛我,本帝也不奇怪。”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    “你要阻我?”
    天帝失笑,你很弱,你阻我,也不算什么!
    “师父……这禁锢……是您布下的,可我……养了苍猫万年!”
    天辰轻叹道:“师父,我养了它万年,我知道禁锢的存在,师父……”
    天帝脸色陡然变的阴沉起来!
    是的,天辰养了苍猫万年,可能发现了什么,这么说……
    天辰看着天帝,轻叹道:“我不想背叛师父……可苍猫……它与世无争,师父……为何非要……”
    天帝冷冷道:“它本就不算生灵!只是源地的污秽凝聚,现在,这些污秽更多了,当然要让它吞噬,难道你觉得为师还没这猫重要?”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    天辰叹息,不再看天帝,他知道,自己无法说服苍猫的。
    看着眼睛通红的苍猫,看着苍猫浑身伤痕,天辰上前轻轻摸了摸苍猫,安抚道:“苍猫,不生气,这三界,大家都很喜欢你……师父……让魔障了!”
    “灵皇喜欢你,武王喜欢你,人王喜欢你,阳神喜欢你,我也喜欢……”
    天辰笑着,轻轻抚摸着苍猫,手中,血液喷涌而出,那绳索,一道道地断裂,天辰轻笑道:“别伤心了,人王还在呢。”
    “以后,人王会照顾好你的,给你好吃的,天天睡懒觉……”
    “大总管我,帮你解开封禁,别怪我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喵呜!”
    苍猫好像清醒了一些,红着眼看着天辰,忽然泪水再次滴落,悲伤的无法自拔,喵呜喵呜地悲鸣着。
    “大队长……你要去哪呀?”
    天辰抚摸着它的脑袋,笑道:“这禁锢,我研究了很多年,我和师父同源,唯有我和师父,才能解开!可我没师父强,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    “苍猫,别伤心,这是我在赎罪……当年,也许我就不该养育你,不该带你回归三界……”
    天辰叹息一声,“也许,你继续活在与源地,没有智慧,没有感情……反而更好!当年师父原本想将你留在源地,我看你化形成猫,很是可爱,便劝说师父带你回了三界……
    你有了智慧,有了朋友,有了亲人,有了感情……
    是我错了!”
    天辰觉得自己做错了!
    他不该劝说天帝,带苍猫回归三界的,让这猫,有了感情,有了伤心!
    说着,笑着,天辰一次次抚摸着苍猫,身上的绳索,一根根断裂。
    天辰身影有些虚幻起来,扭头看向气息越来越强大的方平,笑道:“人王,我求您一件事,可以吗?”
    方平看着他,没等他开口,低沉道:“好!”
    “不,我想说出来,我想让大家听听,我想让人王……真的不要去做!”
    天辰苦涩道:“苍猫,纳源地污垢,它死,源地必乱!可我还是希望,人王不要杀它……它只是一只猫……人王可以诛杀天帝的!
    不需要用这猫,作为祭品。
    还有,人王的源地,迟早也会出现缺陷,你可以让苍猫吸纳那些污秽,可是……我希望人王不要和今日的天帝一样,成为下一个屠猫的人……”
    方平淡淡道:“我不会!记住,我是人王!我说了不会!而且……这猫……它是我朋友!朋友!”
    他知道苍猫死,源地会乱。
    可他没想过杀猫!
    天辰笑了,“我相信人王……真的把它当朋友了!它很单纯的,单纯的只知道相信所有人,这蠢猫,太蠢了,蠢到谁都相信……”
    “喵呜!”
    悲伤中带着一些撒娇的声音,苍猫血肉破碎的爪子,挠了挠天辰,它不蠢的。
    天辰笑的开怀,抚摸着苍猫,“好好活下去,记住了,好好活下去,苍猫,大总管先走了……”
    没有看天帝一眼,天辰消散了。
    “喵呜……”
    苍猫再次落泪。
    此刻,方平走到了苍猫跟前,轻轻提起这猫,放在了自己肩膀上,笑道:“不哭,帮我吸点污秽,我打死天帝,给你报仇,给这三界众生……报仇!”
    方平扭头看向天帝!
    天帝一拳轰飞了镇天王,也看着方平,此刻的天帝,血雾环绕自身,如同魔鬼,双眼血红,看着方平,面色狰狞!
    “方平,我说过,你很像我!”
    “就算你今日杀了我,你……注定会成为我的替身,第二位天帝!”
    “不,我不会是你!”
    方平看着他,笑道:“我不会是天帝,绝对不会,永远也不会!你不明白,你也不懂,因为……三万年前,你就不再是人,你岂能懂人!”
    方平一步步走向天帝,身后,走过的地方,天地崩碎,源地崩溃!
    天帝笑了,“你不能杀我,也杀不了我!就算没了种子,你也不能杀我,我的源地,万道之源,你可知道,有多少人修炼了本源道?
    只要我死了,源地崩溃了,他们都会死的!
    你身后的王金洋他们,你身边的所有人,镇、天狗、龙变……他们都会死!
    哪怕摆脱了源地,没用的,他们太强了,强大到,源地崩溃,这天地间没了本源道,他们大道崩溃,必死无疑!
    真道也好,假道也罢,他们还是本源!
    源地毁灭,他们都会死!
    方平,你还要杀我吗?”
    方平看着他,不语。
    天帝哈哈大笑道:“你不敢!也不能!方平,很久之前,我就想着,可能迟早会有这么一天,所以我怕死,所以我也不想死!”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,杀我……大家一起完蛋!”
    “这三界,最终就算活下你一人,又能如何?”
    “这是你想看到的吗?这是武王想看到的吗?”
    “你不想的,武王也不想的……”
    天帝大笑!
    我不会死的!
    哪怕被镇压,我也不会死的,方平不敢杀我!
    这一刻,镇天王这些人,纷纷气血爆发,镇天王看向方平,笑道:“付出了这么多,岂能让这畜生还活着?方平,杀了他!”
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    众人纷纷暴喝!
    三界所有人都在怒吼!
    杀了他!
    哪怕让这三界覆灭,也要杀了这混蛋,杀了这畜生!
    若是天帝不死,如何和那些英灵交代?
    天帝笑道:“不,方平不会杀我的,对吗?你可以镇压我,镇压我千万年,我知道,现在的你很强,我不是你对手,我的源地残破了,我被那三个混蛋禁锢了……
    你可以杀我,可你不会这么做的,不是吗?”
    你不会的!
    天帝笑了!
    杀我,三界多少人修炼了本源道?
    哪怕今日死了很多,可其他人呢?
    都会死的!
    方平保不住他们的!
    这一刻的方平,眼睛通红,他要杀了天帝!
    可是……
    方平的手在颤抖!
    他想杀天帝……可是……可是那些人怎么办?
    可是,这些剩下的人怎么办?
    他不甘心只是镇压天帝!
    方平一拳轰出,轰隆一声,天帝直接被方平打的对穿,可天帝还是笑了,笑的疯狂!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,你杀我,他们都会死的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    “方平,我要这三界为我陪葬!”
    天帝大笑出声,笑的疯狂,我败了,可我不会死!
    就在方平疯狂的时候,有人忽然跳出,大笑道:“主角……在这呢!”
    方平一怔!
    那边,一直打酱油的秦凤青,忽然跳了出来,哈哈大笑道:“他么的,我说我是主角,没人相信我!这下,相信了吧!”
    “方平,宰了他很难吧?”
    “没事,老子有办法!”
    秦凤青猖狂大笑,“老子可不是好惹的,秦凤青啊,人族最牛的家伙!”
    “老子投靠了种子,当孙子这么久,可不是闹着玩的!”
    秦凤青哈哈大笑,笑着笑着,讪讪道:“当然,你是操刀手,我是军师!天帝不是拿三界威胁你吗?多简单啊,用你的源地,吞噬三界!”
    秦凤青很快恢复笑容,“听清楚了,是三界,不是源地!直接吞噬了三界,那杀他就没关系了,你的源地,可以替代他的源地……
    还有……吞噬了三界之后,你……”
    秦凤青说着,忽然力量开始失控,肉身在崩溃。
    可他不在乎,骂骂咧咧道:“沙雕种子!逼老子当孙子,老子是它爹差不多,也不看看,不给够了好处,我会给人当孙子吗?
    当一个破皇者,我就认了?
    扯淡呢!
    这点好处,忽悠谁呢!”
    秦凤青嘻嘻哈哈的,笑哈哈道:“方平,老子可牛了!把种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差点就给它洗屁股了,它特别相信老子……
    当然,还是你秦爷爷聪明,能忽悠人,别说,跟你学了几年,忽悠人,老子还是拿手的。
    那沙雕种子,连人都不是,忽悠它还不简单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吞噬了三界,你的源地撑不住的,缺乏能量来源,还得把种子弄成永动机才行!”
    “别怕,没事,干它就对了!”
    秦凤青哈哈笑道:“种子那沙雕,是有灵智,灵智也很难消灭,不过我接触了它一段时间,忽悠了它几次,猜测了一下……猜测啊,你自己试验一下……
    我猜测,它一旦被隔绝,也会失去灵智的!
    什么叫隔绝……它不是自创了一个内天地吗?
    你不是说你来自那边吗?
    你想想看,是不是和这边差不多……而你的源地投影,是不是也和这边差不多?”
    秦凤青哈哈笑道:“种子,恐怕必须要维持一个世界,才能保持智慧的存在……其实,就是真灭了人族,我猜种子都不一定会成为死物……这家伙,才是三界最阴险的。
    故意让大家觉得,灭了三界,它就完了,实际上肯定不是……”
    “你先吞了三界……你可以进入种子内部的,再去吞了它内部的世界……让天地真正合一……都给吞了,三界才是真正的合一……那时候,这家伙可能就没智慧了……”
    “可能啊,不一定,可能要你死了才行……”
    秦凤青力量炸裂肉身,血肉横飞,却是一脸嫌弃,“这蠢货,真以为力量强大就可以为所欲为?跟方平你一样,都是力大无脑,不会动脑子……
    又不能马上炸死我,真是的,蠢货一个!
    有智慧,智商也不够,种子就是种子,真把自己当个人了?”
    秦凤青骂了一阵,又道:“反正你试试看,先吞了三界,种子现在不在三界中,吞了三界,斩了天帝,再去找种子,进入它内部,吞了那个世界,真正的三界合一……
    至于……最后怎么对付种子……我不知道了……
    不行,你就自爆试试,死就死了……
    我猜,不一定要自爆,你躲入你的脑核试试……
    让猫……对,猫去吞了种子……
    猫,不算三界生灵……
    这猫,你没白养,好好养着……方平,你秦爷爷我……没白当人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    秦凤青大笑,笑的疯狂!
    “我……才是真正的主角啊!”
    “可惜……被方平这混蛋,夺了我这主角的命……他么的,没天理啊!”
    伴随着这猖狂无边的笑声,秦凤青疯狂朝宇宙深处飞去,“种子,来,叫爹,爹还没死,牛不牛逼!”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    轰!
    天地再次颤动,秦凤青,人族无敌强者,陨!
    泪水,已经流不出了。
    方平看向天帝,笑了!
    PS:明天最后一天,完本就在明日,今天写不动了……
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:麦涵免费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