岚瑟文学
繁体版

第三十三章 下一种死亡(7)(1/1)

  十三年前的一个夏天。

  大概是夜晚十点多,有个小男孩在饭桌上写着功课,屋子很小,大约只有三四十平米,只有一卧一厅一厨一卫,全部都挤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。屋子里只有小男孩和他的妈妈,所以只点了一个灯泡,而灯泡因为用了很久没有更换,发出的光变得泛黄、很暗,只能微微的照着饭桌上男孩的功课。

  “啪。”

  一声响亮的关门声,惊扰着小屋子的平静。

  妈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往门口迎着。

  “这,这日子真他妈,他妈的不是人过的。”

  从门口走进了一个醉醺醺的男人,手里还攥着空酒瓶,嘴里不停的嘀咕着。

  “你怎么又喝这么多。”

  妈妈上前搀扶着男人。

  “你,你少管我!”

  男人推开了妈妈,拿着酒瓶对她不停的比划着。

  “你,你说你是不是瞧不起我,是不是嫌我没本事。”

  男人醉醺醺的问着妈妈,态度十分的可怕。

  “朔儿,快回房里去睡觉,把耳朵捂住。”

  坐在饭桌上的小男孩,听话的回到了房间里,把门反锁着,坐在床上,害怕的捂着耳朵。

  而窗台,突然跳上来一只猫,隔着窗户,对男孩喵喵的叫着,像是在安慰他。男孩站起身,走向了窗台,打开窗把猫咪抱了进来。

  “小猫咪,你怎么在这,你的家呢?”

  猫咪只是喵喵的叫着,但似乎是在回着男孩的话。

  男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块饼干,掰碎了放在猫咪面前,猫咪试探的嗅了两下,然后便舔起饼干来。

  男孩摸着猫咪的头,笑的很开心。

  而这时房间外男人和女人吵的更加剧烈了。

  “你喝多了。”

  “别说这些,你就是瞧不起我,嫌我没用,可你,你知道我有多辛苦吗。”

  “你,你就知道喝酒,每天的工钱,全都被你给买酒了,家都是我支撑起来的,你辛苦什么!”

  女人委屈的朝着男人咆哮着,男人反手一个巴掌就打向了女人的脸。

  “你给我闭嘴,没有我,你们娘俩现在还在睡大街!”

  女人哭着跪在地上,捂着脸,默默的擦着眼泪。

  男人拿着酒瓶晃晃悠悠的走到沙发旁,噗的一下躺在了沙发上,闭上双眼,呼噜声一下就响了起来。

  女人擦干眼泪,深吸了一口气,勉强的站了起来,走到沙发旁,帮男人把鞋子脱了,把酒瓶丢进了垃圾桶,之后走到房间门口敲起门来。

  “噔噔噔。”

  “朔儿,给妈妈开开门。”

  男孩听到妈妈的呼喊,慌张的把猫咪藏在了床底下,然后跑过去给妈妈开门。

  女人摸了摸男孩的头,走到了衣柜前,打开衣柜,从里面拿出了一块毯子就又出去了。

  男孩从床下找到一个纸盒子,把猫咪放了进去。

  “小猫咪,等会妈妈要进来睡觉了,你要乖,在里面不要吵,睡一觉起来就陪你玩。”

  男孩嘱咐完,便把盒子推进了床下。

  第二天晚饭,男孩提出要把饭带回房间里吃,女人同意了。男孩便端着饭碗进了房间,锁上了门,开心的和猫咪分享着晚餐。

  “啪”

  又是熟悉的甩门声。一股酒味从门口直冲了进来,男人醉醺醺的走了进来,面向着饭桌,大喊着。

  “孩子呢?”

  “你问孩子干吗?”

  男人没有回女人的话,只是不断的重复着。

  “孩子呢,把他藏哪去了?”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

  女人开始慌张起来。男人见饭桌没有男孩,便在家中四处找着,最后站在了房间门口。

  男人转着门把手,门锁了,打不开,男人便开始撞门。

  “你要干什么!”

  女人上前阻挠着,男人一把手推开了女人。

  “老子要把他卖了!”

  “你说什么,那可是你的孩子!”

  “那是你的孩子,不是我的!”

  男人愤怒的撞击着门,砰的一声,门终于被撞开了。

  男人冲了进来,撞见了男孩和那只猫咪。

  男孩害怕的缩在房间的角落,猫咪对着男人炸毛,“嘶嗷”猫咪的嘶叫声似乎警告着男人不要靠近。

  男人走了进来,对着猫咪用力一脚踹了过去,可怜的猫咪被重重的踹在了墙上,血液从猫咪的身子里流淌了出来,渐渐没了动静。男孩哭着看着地上的猫咪,痛苦的叫喊着。

  男人冲向男孩,用他那罪恶的大手伸向了男孩细软的胳膊。

  “噗。”

  女人从背后冲了进来,手里拿着刀,用力的通向了男人的腰,鲜血顿时从男人的身体里涌了出来,浸透了男人的衣服。男人转过身,一把将刀夺走,推开了女人,女人再一次的冲向了男人。

  “噗。”

  刀子插进了女人的腹部,血液涌了出来,洒落在地板上,女人抓着男人的衣袖,渐渐的,身子没了力气,跪倒在地,躺在地上,双眼无力的望着男孩,嘴努力的动着。

  “快逃!”

  女人的想要对男孩说出着两个字,但奇怪的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,尽最大的努力,也只是动动嘴唇。但男孩似乎看懂了女人的唇语,撒开腿就往外面跑着,男人尽力的追赶着,但腰上的伤口依旧流淌着血液,刚出了房间,便无力的倒在了地上,男孩奋力的跑到了外面,因为匆忙,连鞋子也没穿,大晚上赤着脚在马路上跑着。

  突然,一辆轿车驶了过来,但还好司机反应迅速,马上停了下来,男孩却被吓得坐在地上。

  司机下了车,走到男孩面前,关心的询问着。

  “小孩,怎么了,怎么鞋也不穿就跑了出来。”

  男孩抬起头,望着司机,忍不住大哭了起来。

  司机疑惑的望着男孩,男孩裤脚粘上的血引起了司机的注意,询问过后司机报了警。

  最终女人因失血过多死亡,男人也因此判了无期徒刑,小男孩被奶奶抚养长大。

  十三年后,晴江市监狱。

  “爸,最近身体还好吗?”

  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问着对面穿着囚犯服的男人,中间有一块玻璃窗挡着。

  “我不是你爸,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,你是你妈和前夫的孩子。”

  “我知道,爸,可是,你是杀害我妈的仇人,而你现在在着,我想杀你却杀不了,所以我只能把你当成我爸,因为我再想不到什么理由可以不杀你。”

  男人望着男孩,内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愧疚,只是单纯的望着,望着一个可怜的孩子。

  男孩把手伸了过去,从玻璃的小孔中塞进了什么东西。

  “爸,你就在这里好好的活着吧。”

  男孩站起身,离开了。男人望着男孩塞进来的东西,一脸的疑惑。

  男孩塞进来的,是一撮黄色的毛。

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:麦涵免费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