岚瑟文学
繁体版

第三十六章 总归是威胁 (1/4)

    “穆家三十六路丝雨剑?老家伙还有一个徒弟?”
    穿雨衣的人边打边问,显得十分吃惊。苏哲在心底也问着同样的问题,每一个人都有秘密,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,不管他出于什么样的目的。那郭德海呢?抓了又放的姜高邈呢?还有庄贲勒,他的一面之辞有多少可信度?他们都在隐藏什么?
    苏韵菲也不回答,只一味拼杀,穿雨衣的人渐渐招架不住,他突然踢起一张椅子砸向苏哲,苏韵菲不得不转身去追那张椅子,在就要砸到时,剑尖一拨椅背改变了方向,才没伤到苏哲。而再转身时,穿雨衣的人已经不知去向。苏韵菲立即打开通风装置,返身检查苏哲和徐云露的情况,平静的说没事了,都过去了。然后毫不犹豫的钻进密道。
    苏哲用不信任的目光注视苏韵菲,暗自揣测,郭德海安排苏韵菲在自己身边的意图何在?郭德海与诸恺歌的关系是什么?他会不会也参与了韦家灭门?还是与暗中与彭名德相勾结?苏韵菲在绝尘寺救自己时就该怀疑她了,那她教的清心咒会不会有问题?或者真像郭德海说的那样,苏韵菲是个好警察?但她早上到医院的目的绝不会是帮自己这么简单,目的大概与急于掩盖真相的步鸿光一样,是为了了体检的血样吧?想到这里,苏哲心头一跳,那也到过医院的人还有邬元青和姜高邈,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?邬元青是苏韵菲的男朋友,而郭德海提醒过自己,姜高邈不可靠,案发前他就知道太多的内幕,所以相比较而言,姜高邈的疑点似乎更大些。
    房间里非常安静,苏哲能听到徐云露仍旧惊恐的急促呼吸,还有不知是谁痉挛抽动时碰到书架的声响。走廊深处仿佛有人在争论什么,警笛声遥远的像在天边。书案不知被谁踢翻,和田玉的笔架已经断成几段,其他物品也都碎裂了一地,这些精美的艺术品总是不堪一击。 安卓用户下载app阅读更方便:麦涵免费小说